但不知道如何操作

2018-07-02 11:21

昨日,记者从医院方证实,目前,彭艳香已经在进行化疗,从住院至今,10多天时间已经花了5万多元,且需要长期进行化疗治疗。如果彭艳香需要进行骨髓移植,治疗费用预计要上百万元。

记者了解到,目前,求助者想要参与公益众筹主要有两种平台:一种是综合类众筹平台,如“轻松筹”、“众筹网”等;一种是专业类公益众筹平台,如“淘宝公益”“新浪微公益”“腾讯乐捐”“积善之家”等等。

“一个虚假众筹信息产生,就可能导致全部信任的崩溃。”资深公益人士杨子认为,与传统捐赠方式一样,网络众筹的慈善之路,仍然要面对捐赠者的“信任问题”。只有取得捐赠者的信任,网络众筹模式才能获得可持续发展的力量。

株洲晚报3月10日讯(记者 周蒿)3月8日下午,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血液内科,胡旭捧着手机,小小的屏幕上数字在不断刷新,“请大家帮帮忙,救救我妹妹彭艳香”的众筹页面上,13万6000多元的捐款额让他心情久久不能平复:7天时间,这个虚拟平台募集到的费用,大概相当于他全家人两年不吃不喝的收入。

市民政局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只有在民政部门备案注册过且申明日常活动包括公开募捐的社会组织,才有资格面对全社会进行募捐,个人和网络平台发起的公开募捐活动并不属于民政部门管辖。

2015年春节前,胡旭新婚妻子彭艳香经常感觉全身无力,还伴有发烧症状。春节过后,胡旭带着妻子来到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检查。“2月29日,医院经过检查后给出了诊断意见,是急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胡旭说。

如果你想帮助他们,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进行:

浙江女子边募捐边开奔驰、秀钻戒 留学生众筹500万“治病”引质疑

郭志勇建议,如果市民发现有人利用网络募捐进行骗捐、诈捐,最好的办法就是报警,由警方介入调查。

“网络众筹的平台上,动动手指就能发起一个救助项目。”腾讯公益负责人陈一冰介绍,在传统的做法中,一方面需要具有公募资质的机构来支撑,另一方面需要大量推广征集募捐,这对于普通人来说都很难做到。“互联网+”恰恰可以解决此类问题,互联网可以去除中间环节,人人都可以是一个“自公益”的发起者。

通过在朋友圈、微博等渠道进行网络公益众筹,已经成为一种公益募捐的新形式,为不少遭遇不幸的家庭提供了支援。

【数据】

“从元宵节后至今,不过十来天,在朋友圈众筹募捐的已经有四五起,都是朋友,甚至朋友的朋友,因为各种疾病需医治而医药费巨大而募捐,有的甚至多次呼吁。不相信,是朋友圈发来的。相信?又不透明。无所适从,真是两手插在染缸里————左也难,右也难。”市民张娭毑说。

2015年10月30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七次会议首次审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草案)》规定:不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组织或者个人,不得采取公开募捐的方式开展公

记者了解到,在株洲,已经有多个家庭通过众筹获得了救助,包括彭艳香在内,5起公益众筹就收到爱心款70多万元。

【案例】

近日,一篇为在德国留学的中国学生众筹治疗白血病的求助信广为流传:26岁的湘潭籍留学生谢某,突然患上白血病,手术费治疗费需要几百万,家庭无力负担,希望好心人出手相助,筹到500万元为儿子治病。短短两天时间内,当事人就在“轻松筹”上筹集了超过50万的金额。

但在筹款的同时,网络上也出现了许多质疑的声音:在德国的注册大学学生都需要购买强制公保医疗保险,治病和药费大部分都是要报销的,求助信却强调6000欧元一盒的药非常贵以及做手术需要几百万,或存在欺骗之嫌。还有网友质疑,既然能出国留学,为何没钱治病?

“目前,该筹款项目已经被冻结了,不能再继续往里面捐钱,已经捐的钱也拿不走,最终怎么处理还要看调查之后的结果。”“轻松筹”客服人员介绍,如果项目失败,系统将会把筹资款项全部“原路退回”给项目支持者,不收取任何费用。

记者了解到,目前正在召开的“两会”,将听取有关慈善法草案的说明并对草案进行审议

今年2月22日,芦淞区五里墩乡道田村山塘坳组的何加亮头骨粉碎性骨折,颅内大出血。家人通过在微信朋友圈求助众筹,3天收到了10万余元捐款。

湘潭籍留学生众筹500万,遭质疑后捐款冻结

2015年10月,八达小学9岁男孩罗文博身患白血病,爱心人士通过网络众筹,为小博筹集了20万元爱心款。

草案同时规定:不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组织和个人,可以与有公开募捐资格的慈善组织合作开展公开募捐,募得的款物由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慈善组织管理。建立慈善信息公开及开支透明的运行机制,明确互联网慈善的监管措施以及慈善各相关方的权利、义务和法律责任,避免“黑箱”作业。业内人士认为,《慈善法》一旦出台,将鼓励和规范社会力量开展的各类社会救济和社会互助活动。

“目前仍属于法律盲区。”载坤律师事务所郭志勇律师说,类似于“轻松筹”这样的公益众筹是随着互联网金融发展起来的一种众筹形式,而我国法律对于这部分内容的规范还在完善当中。

爱心账户:6227 0029 2074 0342 829 建设银行 彭艳香

电话:18684866979 胡旭 18684741550彭艳香

浙江一女子募捐30万元,开奔驰、秀钻戒

“听人说可以在网上众筹。”彭艳香的表嫂蔡碧说,以前也有在微信朋友圈中看过别人众筹,但不知道如何操作,在朋友的帮助下,3月2日,她在“轻松筹”平台上实名注册了账号,并将彭艳香的病情诊断书和照片放在众筹信息里。

部分众筹网站审核不严,“诈捐”有机可乘

微信号:hx5297 胡旭;pyx92125 彭艳香

其中,腾讯乐捐、淘宝众筹等可靠度较强,在该类平台中,如果是带有公益性质的项目,发起人应是合法成立的公益组织,或与合法成立的公益组织共同发起项目,所获得的款项,也需由公益基金监管使用。

【调查】

网络众筹,人人都是“自公益”发起者

“两人上班每个月大概是4000多元的收入。”胡旭介绍,夫妻两人都来自农村家庭,没有多少积蓄,“医生说,化疗加换骨髓,可能需要100多万元,家里的所有亲戚开了一个会,共凑了30多万元,还有70多万元的缺口。”。

不能承受之重:新婚妻子查出白血病

网络众筹的便利与快捷,让越来越多的求助者开始利用这个平台向社会公众寻求帮助。通过一个个求助链接,广大网友了解到求助者信息,如有捐款意愿,只要长按二维码识别,就能方便、快捷地为求助者献上自己的爱心。

不止是胡旭,对大多数普通家庭来说,一旦有家人患上如白血病之类的大病,如何筹集巨额的治病费用,就成为无法绕开的难关。而近年来,随着网络公益众筹的出现,越来越多的家庭开始寻求通过众筹渠道来解决治疗费问题。

随后,由于举报和投诉过多,“轻松筹”把该项目列入特殊项目处理,并派出在德国的志愿者去当地医院调查核实情况,以及到湘潭了解谢某家庭条件等。

记者了解到,目前网络公益众筹主要有两种:一种是综合类公益众筹平台,如“轻松筹”、“众筹网”等;一种是专业类公益众筹平台,如“淘宝公益”、“腾讯乐捐”、“积善之家”等。

株洲:5起爱心众筹,总募金额超70万元

公众:“捐不捐都难”,近7成人关注资金透明化

今年2月份,荷塘区红港路铁路桥下发生一起严重车祸,造成一位小男孩身亡,其母亲腹中胎儿也不幸流产。车祸发生后,爱心人士通过朋友在朋友圈中众筹募捐,24小时内,共有2000余网友参与,获得众筹款8万多元。

让蔡碧没有想到的是,众筹消息发布后,众多网友纷纷转发并捐款,5元、10元、20元、100元、200元不等的爱心款,源源不断地汇入了账号。

“天塌下来也要顶着”,之前得知妻子可能患有白血病时,胡旭就发了这条朋友圈。虽然没有丝毫退缩,但昂贵的治疗费用,还是让他感受到了巨大压力。

今年1月份,家住石峰区杉木塘的6岁小女孩佳莹不幸患上了白血病,佳莹爸爸在微信上发起了众筹,最终,共为患病的佳莹众筹了20多万元的治疗费用。

【析因】

记者 周蒿

我国将出台《慈善法》 规范公开募捐方式

但也有一些平台仅仅提供给求助者发布信息,而对于求助信息的真实性不作任何审核。以“轻松筹”为例,在《使用条款》中表示,“对在轻松筹上得到的任何信息服务或交易进程均不作担保,平台有权随时对发布项目进行调整、下线,且不承担任何相关责任”。记者了解到,由于“轻松筹”发布信息最方便,因此使用也最为广泛。

当公益众筹遇上信任危机 谁来呵护网络公众的爱心不受伤?

市民评论截图

【案例】

“爱心众筹”救急:7天募到13万多元

到3月8日下午5点,短短6天时间,参与众筹的人数超过4600人,总金额超过13万元。“虽然无法完全支付妻子的治疗费用,但至少能解除燃眉之急。”胡旭说,这些众筹款,像一条河流,汇成了彭艳香活下去的希望。

律师:网络公益众筹仍是法律盲区

开募捐,包括目前在媒体中普遍沿用的求助捐款等公开募捐方式,也将受到此法的限制。

【声音】

2月25日,一位浙江绍兴籍女子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一则消息《好心人,感谢您帮一下我的白血病女儿》,希望能募捐30万元,救助她的女儿。很多网友看到后转发,并献出爱心。然而,添加该女子微信后,有网友却发现其还发有开奔驰、秀钻戒的照片。一时间“开奔驰募捐”引发网络热议。

3月2日,彭艳香在病房里过生日 受访者供图

凡事皆有两面,由于网络信息虚实难辨,网络众筹难免出现欺诈行为,伤害了网友们的一片爱心。如何保障网络公益众筹的规范化运行,让广大网友捐款更放心、安全呢?

与张娭毑有同样烦恼的市民并不少。根据某门户网站去年的一份调查显示,在2万多位受访者中,58.4%受访者曾经“成为公益众筹的支持者”,因为这种模式很新颖,每个人支持的份额不多,支持方与被支持方又加强了互动,参与起来轻松有趣。但同时,69%受访者认为,公益众筹光靠互动性强是不够的,“项目的监督机制,以及项目执行的透明化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