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和共和党议员都是里根主义的信奉者

2019-03-11 09:20

普遍的减税对于企业减少成本,增加税后利润存在明显的好处。理论上讲,企业税后利润增加对于企业的投资具有积极的效应。但是企业增加投资与其未来的利润预期关系更加密切。只有边际收益率高于边际投资成本,企业才会增加投资。税后利润只会影响企业投资的资金成本,如果其他成本和未来的预期收益率往相反的方向变化,税后利润的增加并不一定导致企业的投资增加。

不过,如果特朗普不能平衡减税与美国财政赤字大幅度上升的矛盾,共和党控制的国会可能不会轻易让其无限制快速扩大政府赤字,而由此产生的矛盾也可能令其减税计划打折扣。所以,我们还需冷静观察特朗普入主白宫后如何实施其减税政策,考察其他配套措施以及其真正的效果。特朗普减税大方向是不变的,但是他在其他很多问题上的不确定性仍然很大,现在就做断言,可能为时尚早。

特朗普和共和党议员都是里根主义的信奉者,他们认为减税后企业投资增长,经济增速,税基的增加将会抵消税率下降可能带来的税收减少,甚至税收还可能增加。他们常常以里根上个世纪80年代减税,到90年代美国经济进入高速增长并且财政状况极大改善为例子来证明减税的好处。但是在新的经济形势下特朗普实施减税的效果究竟如何是值得推敲的。

里根减税后美国经济开始走向繁荣,很多人认为主要是财政政策的效果,其实这背后有很多其他综合原因,最主要的是美国的科技创新达到了一个新集群突破的阶段,以微电子、电脑、卫星通讯等核心技术为代表的信息产业革命在美国率先取得突破,减税政策为新兴企业投资提供了刺激,加上80年代金融自由化后创新的金融手段为信息产业革命增添了巨大推动力,随后美国迎来了一波经济增长的长周期。经济全球化也为这些新兴的科技型公司快速增长提供了更加广阔的市场空间,美国经济由此迎来了战后的一次振兴。

今天,特朗普如果仅仅依靠减税,充其量只能为美国经济注入部分活力。一部分对于税收比较敏感的企业可能会在税收降低后回到美国投资。一些传统的行业,比如基建、钢铁、石油、化工等可能获利比较明显。如果加上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措施,对于这些本来已经缺乏竞争的行业加大保护,一些行业可能会获得短暂的复苏。

当然,对于那些正在全球进行投资布局,构建新的生产体系的一些新兴行业,比如新材料、新能源、生物工程和新医药等行业,美国减税的举措仍然有很大的影响。欧洲、亚洲包括中国正在这些领域加大吸引全球的企业进行投资的力度,在这些领域我们可能会看到税收竞争的现象。美国由于其他基础性条件要优于多数地区,可能会在这些领域的投资获得更多的先机和好处,这对于美国经济未来的发展是有利的。

企业增加投资与否,还与投资后形成的资产价格与其重置的成本相关,这就是所谓的托宾q值。只有资产价格高于重置成本时,企业才会扩大投资,因此这又与企业的市场价值(主要表现为股市的高低)相关。如果我们假定其他条件不变,政府大幅度减少企业所得税,对于经济总体是有利的。

但是,特朗普如果大幅度减税,美国政府收入将大幅度减少,据美国税收基金会的测算,特朗普减税将使未来10年美国联邦政府的收入减少4.4万亿至5.9万亿美元。如果政府收入减少后能相应地减少政府的开支,财政赤字也未必大幅度增加,但是如果政府开支没法减少,那么财政收入减少必然要靠政府增加负债来弥补亏空,这就意味着美国未来每年将增加5000多亿美元的财政赤字,政府每年的债务也会相应地增长gdp的3%。这对于已经负债超过gdp100%的美国而言并不是好事,这将导致股市风险增加,通胀水平上升,利率可能会升高,这对于经济增长是不利的。

但是对于那些已经在全球布局生产,市场又横跨全球的高科技公司,比如苹果、ibm等,并不会因为美国的减税把生产线重新迁回美国。这背后涉及的配套供应链和综合成本不是所得税下调10%-15%可以弥补的。另外,这些跨国企业都有着避税的本领,他们的税收成本本来就不高,美国降低税收对这些高科技跨国公司的吸引力并不大。